创球冒险岛《官方网站》-冒险岛079最好玩快来吧!

您现在的位置: > 游戏资讯 > 冒险岛新闻

一些冒险岛079江湖游医

admin2022/2/23 18:47:00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

  

我这们话。可在梦理好现这们农理的话。地在公的

与荒店啊!

我听说一些江湖脂医相信自顺的難默可以以版地n

来嘲弄了。也许还有一件事与这有关

一八个月物、有小北子银是。因为他和伊科都路区对过我。所以我在梦中认为伊野是

安加aa。西ae土则院比这样洗理可笑的话。

F四、我们街个人桥请楚地知道这是怎么路染的。

如中知道这科协混是很商奇的,在这之的我们银本不知近这件最。最

利輿波特发现的。心的请费和懊愉。

十九、注射器很可能未经消海。

这又地行对與因阿高的:但都作法地水物。我有不

陶年冰我以术让我的精人有过老似的地地,段为我你我

的行医方式丽燃到自嘛。送的晒地他我回地起我的,

子,她在生大女儿的面多,般因为注的的服因啊地收了

-血检症”。就这样,在这个梦中,我很可能又把0西

82岁的惠者以及我的斐子混在一起了。

现在,我完成了对这个梦的解析。在解析的过到

中,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揭示这个梦的真正含义。从最

不梦来说,我找了武穿其中的恩想,那就是我做这个,

的动机。这个梦实现了我的一些意照,这些意感起觀子

那天晚上奥图对我说的那些话,以及我给N士写的那

封关于伊玛病情的信。经过我的分析。整个梦的绪果號

在于说明伊玛之所以木能痊愈,这并不是我的过错,应

该是奥图造成的。因为奥图在告 诉我伊玛的情况时,当

时我心里就生了他的气,手是出于报复,我做了这个

梦。梦中的一些情形使我逃避了对伊玛应负的责任,因

此,这个梦也展现了我心里的一些想法。所以,我可以

这样说:

“梦是有动机的,而这个动机就是人们潜意识

里的某种意愿,在梦中这种意愿得以实现。”

这个梦里还有其他一些细节,似乎与我要证明伊玛

的事概不负费的主题没有关系。比如说,我女儿的病,

那与我女儿同名的女病人的病、

“古柯碱”的害处、那

到埃及旅行的病人的病情,以及我对我太太、

五、不久的。奥剧医生在给伊五治扩日为她注射了一针。

美阳的咖到郊区看过伊玛,但那足因为那里的熬馆有位急诊的院人。

•大給哪位粉人打针:版他我一番伊玛,丽且也许井未给伊西打鲜。面能

看*,这句话是我对这件事的联想,

十六、丙烧基••…丙酸酯••丙酸尿。

我怎么能想到这些呢? 在我做这个梦的前一天,奥图送了我一点酒。

酒瓶上标者 “爱纳司”,这个酒名的读音正好与伊玛的姓相似。所以我在梦

中把这些都联系到了一起。后米,因为这瓶酒散发出强烈的戊基气味。所

以我很想扔抗。但我發子却建议我把这瓶酒送给仆人,出于港该我没有同

意,因为我不能让他们中毒。戊基使我联想到了丙基、甲基等一系列药物。

梦中情景得到了解释。这种替换在有机化学中也是容许的。

十七、三甲胶。

在梦中我的确看到了三甲肢粗体标出的化学结构式,但亡对我来说又

有什么特殊之处呢?这使我想起了同另一位老朋友的诙话,他告诉我一些

关于性学的研究成果,并提到了性激素在新陈代谢过程中产生的一种介质

物,这种介质物的名字正是三甲肢。所以,很有可能我在梦中用三甲肢替

代了性。在我的研究过程中,性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。如果我必领把伊

玛与性联系在一起的话,那是由于伊玛是一个享妇,因此很可能是因为性

方面的原因使伊玛惠上了这样的病症。或许我不应该这样想,但亡似乎与

梦很吻合。

十八、在日省的治疗过程中,我们是不会轻易地使用这些药物的。

这句话是直按针对奥图的,以表达我的不消。因为那日奥图眾我说伊

玛的事时,我就暗自埋怨他这么轻易地相信了伊玛家属的言辞。除此之外,

这句话让我想起我那位大轻易地注射 “古柯哦”而己放的朋友,以及耶个

二不酒化不民的病人找我不湖,我执信他一定地介地

病,但共他医生却都诊断他足营非不段和饮的班。我

时没有给他进行精神治疗,只足对他到國外旅游一西红

得到很好的放松和休思。就在的儿天,他从埃及給我桥

来一封信,说他在那里又一次发作,那里的医生经所为

“洞埃”。我觉得有些可笑:明明是狱斯底里症,怎么能

说成

“洞疾,呢?没准是埃及医生搞错了。想到这里,

我的内心开始责各自己了—一为什么要出这样一个坏主

意,让一个惠病的人去那种很容易忠染期埃的地方呢?

另外,在德文中痢疾和白喉这两个词发音又很相近,这

使我在梦中把它们弄混淆了。

梦中的这句话是由M博士亲口说出的,这很可能是

我在梦里取笑他。记得一次,他与一位同事一起去诊治

一个女病人,M博士发现她的尿液里含有大量的蛋白

质,并以此表示这位女病人己濒临死亡了。而那位同事

却不以为然地说:

“这并不能说明什么,并无大碍。”

因此,我在梦里有意取笑了这位连癒病都看不出来的医

生。我想M博士可曾想过伊玛的那位朋友,不是结核病

而是癔病呢?又会不会是他看不出而误诊了呢?我在梦

中取笑M博士又出于什么动机呢?这可能只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