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球冒险岛《官方网站》-冒险岛079最好玩快来吧!

您现在的位置: > 游戏资讯 > 冒险岛新闻

一个很保守的枫之谷人

admin2022/2/23 18:46:28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

  

种零觉心理。

_担心会把一些器官性欢校当道村来诊治,

•面其他領域的医像鼻内的 “界甲骨,

一大块白頭。

样奇特的卷曲绪构,

两年前我大女儿得的绝症,

们所经历的痛苦的感受。

还有在那段德惠的日千业我

“鼻甲骨”不太高火。

三、典圈医生地在伊玛縣旁……-假后说她购部左下力有进学

利快谈村经医生:温製問的就酸,由于他们两人是园行,所以-1梅

好往不服。记網我他儿我粉地科主粉工作时,他们海足现的助手。这两议

花都应亚、办亚认真。在这梦里,我足在赞发利與改我的個心,这的的传

*厂现个人情趣上的问题,就假我对伊玛的那位明友一11。现在我游绝个

我的思想在这个梦中的运行轨迹

一从我没有医好的病人玛蒂拉尔到我死

大的大女儿,再以儿童精排科到利與设街与與图的对比。至于步中的台

舍”,它伙我想起了一次门诊的經历,现、與图,还有利與政待一起给一位

街人吞病,我与奥图在检在完之后都没有发现异样,是利央该待发现了这

位病人胸部左下方有浊音,最后诊为结校病。除此之外,也许我的落產识

里有

-个设想:如果伊玛也像那个被确诊为结校病的病人一样就好了,那

她就不会有这样难以诊断的病症了。

十一、肩上的皮肤有渗透性病变。

这使我想到我自己肩上的风湿病,每当我工作到深夜时我都会明显地

感到它的发作。另外,

“渗透性病变〞很少是用来指皮肤上的毛病,

一般

都是用来指肺部问题,如习惯性的说法“左上后部渗透性病变”,再次让

我发现我是多么希望伊玛的病只是那种易诊断的结校病,而非这样复杂的

病症。

十二、尽管隔着衣服。

这只是一个插人语,我们在给儿童检在时一般都叫他们脱掉衣服,但

对于女性病人来说这是很难办到的。据说,有一位很有名的医生,他在给

病人检查时就不让病人脱掉衣服,却一眼就能看出病人的病症,所以很多

女性惠者都愿意去他那儿看病。

十三、M博士认为:这无疑是由感染引起的,不过并无大碍,只要服

用一些污药,委素就会排除了。

这可以看作是

一句安慰的话,其语境可能如下,我的梦前面的内容是我

的病人的病是因为严重的器官性感染。真是这样就可以推卸我的责任。因为

健康问题,当时我常服用 “古柯酸。

,让我想到自己前

身部的肿痛。几天前,我听说我的。

(可卡四)米话

-个女惠者学习我国

一位好友,也因大量服用

•古柯碱”而导致了死亡

八、我立到把N博士叫米,他也檢在了一週。

这正反映丁N博士在我们这一行的地位,但一这

刻”却需要做进-

_步的解释。这使我想起一次悲购性的

经历:有一次,我给一位女精人谊坊,婴她服阳丁过n

的当时以为没有刷作用的双乙破丙烧,结果引起下R蛋

中海。于是我立刻叫来比我年长的同事,求他帮助。这

位女病人的名字和我那惠有绝症的大女儿的名字-样,

想必这足上帝对我的惩别吧!她们都叫玛落拉尔,我没

有医治好那位病人,最后也没有医治好我的女儿。唤

一报还一报!在我的潜意识里,我常常为自己的医德向

题而感到内疚和懊悔。

九、M博士脸色巷白,走路似乎有些政,而胡子刮

得千千净净。

实际上,M博士不健康的脸色的确让朋友们担心。

而其他的两个特征只能归结到別人身上。我想到了我侨

居国外的开研,他总是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而且他与

M博士长得有几分相像。他近日来信说因关节炎行动不

便。我之所以将这两个人混在一起是有原因的一—那就

是他们最近都拒绝了我给他们提出的一个建议,对此护

他上的城物引1起的话,我所做君的計对地城的物矿力染些燃对地老光阳处

R员如此,我能是渝不好她的病也不必愛到我备下。所以,在游症以M。

我世许会宿望我把伊玛的粉识诊为境病了。

大、我把她领到窗前。想檢在一下她的收晚,但她品得很不情國,我

很那些镇者假牙的淑女们一样披不情照地把晴张开。

我从没有检查过伊玛的口腔。但这个梦中情景也许足我混酒了。

一不

久前.

_位非常富有、外表年轻课究的女病人来找我看箱,我要水她张开

晡.她却想方设法拖饰她的假牙。伊玛站在面边的植款,让-我回地起另

外一件事:伊玛有一位来密的女友,我对她的印系十分好。

一天晚上,我

曾拜访这位女士,当时她正在窗边站着,就是梦中的那个情景。当时Mt

士正在给她看病,检查的结果也如梦中的一样一

一在她的喉吮深处发现了

类似白收症状的黏膜。在上面的叙述中,M博士、白色的班以及街户都在

我梦中出现了。对于伊玛的朋友,我很早就认为她是意症病惠者,我之所

以有此观点是因为她的确常败斯底里地发疯,在此我的梦显然是把伊玛和

她的这位朋友混淆了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记着伊马的这位朋友,我甚至希

望她会来找我看病,但我非常清楚地知道,她是不会轻易这样做的,因为

她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。至于 “不情愿”,我也猜想很可能是对伊玛的朋友

说的。假牙可能是源于那忸怩作态的女人,那么苍白和浮肿又是怎么一回

事呢?伊玛和她的朋友并没有那样的特征。于是,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个女

人。她也不是我的惠者,而且我也不愿意接收她为我的惠者。我忠到她在

我面前忸怩不安,所以我想她未必是一个很听话的病人。她平时脸色巷白,

而且当她身体相当好的时候也显得有些浮肿。从这些人物可以看出,梦中

的伊玛是这几个女人的复合体,而且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—一都拒绝

接受我的治疗。那么我又为什么会在梦中用这些人替代伊玛呢?有可能是

我比较关心她罢了,或是我喜欢调换一下,也许我认为她们比伊玛更聪明,

因为她始终拒绝接受我的治疗,而其他女人会更容易接受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