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球冒险岛《官方网站》-冒险岛079最好玩快来吧!

您现在的位置: > 游戏资讯 > 冒险岛文章

在枫之谷白藏了几十年?

admin2022/2/6 15:15:58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

  

1/2 TIVen.

Al LARK

svm 的碗曾給报*,但案么中FREERA

个念头始終盛相者:十二年!縣了卡二锦

切工作。所以,理论上米说,你自曲了一谢為镇厂额。数

老附业征证地看看谢熊,并没什么区应,他的购限都行急

照见老陈没什么反座,使劲儿请了清嗓子。四道:“附9g?际Rg?。

新陈如梦机N,嗓于山却似可微端上丁。只能吃湿道。“你说什-么,。

我说你自由厂!只财。老陈火省叫山米,“游尼!怎么公是他,"

为什么要劫得我爸?他到底想干什么?"

政开日打扰。湖瓶終子开口说:“我倒是说個,他井不泥为厂向你戏

技术,而是想要香到你的技术,”

“什么?”老陈髮惑不解,

谢燕说:“我一直有种想觉,这个想要找到你们的

•客户

•非宿值

任你的技术。他们一直在强啊你的银程能力:而;且还提议让称使川技米

我到另外两个目标人。通增米说,政诈愛省方是不会提出这种方茶的。

谢燕頓了頓,铍眉想了想,又说,

“这个姓游的是想要告诉你,知天的

服务路里,收梨厂无数手机用户的人脸。他是想让你使用人脸识別技

术,在这些人脸里寻找贸云飞和文丹丹!"

老陈一震,反问道:“你是说,游尼和

•客户 足

一伙儿的,"

谢燕点头道:“记得吗?之前我们设计的那个把你找出来的〝找人

网”,就是通过亿啊网的协助,把广告推放给那些所谓‘准價尸用户,

的。纽约办公室的人说,当时是“客户,直接联系的化阳网,并没通过

GRE 完成这件事。也就是说,这个‘客户’在化阳网的内部还是有此交

情的。"

老陈若有所悟,只觉后青发凉,心中后怕:自己每次去知天“办公”

简直就是羊人龙口。却听谢燕又说:“看来,你还得再去知天里加儿次

班了

老陈大吃一惊,惶惶地去看谢燕,老方却在一边嬉皮笑脸道:

•“送

叫不人虎六,焉得虎子!〞谢燕瞪了 老方一眼,老方赶忙收起笑容,正

儿八经地说,“不过你放心,有头儿在,保证你的安全!”

老陈显然井不放心,脸色然白。老方赶快转移话题,

了,头儿,咖啡馆那个胖丫头刚刚又来了,要找tth

老力

谢燕又重复了一週。老陈只觉腹中猛一阵翻酒,

任成到皮纸爱边上:哇哇地以起米。然丽井没吐北什么。只有一口瓶

大。儿乎地穿了喉晚,人倒是也湾電丁。

湖燕耐心地等老陈站直了年子,又说:“但是,如果现在立刻修下

来。世就水远都改办法发现,到底是能在價充SV1,所以,我想向洞你,

老陈摄了插头,也不清楚为什么掘头,只觉酸中仍翻江倒海。这么

生年,到能为了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得他?他紫略牙关,吃强n.业几

个字:“我不想停下来

“哦?” 谢燕扬了扬眉,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想找到他们!贸…还有….

老陈牙关发紧,舌头不太听使

唤,实在说不下去了。他贵性闭嘴。他跟谢燕所关心的量不是同一件

事,结论却是

一致的:把这个项目继续下去!

谢燕用力点了点头

敲门本打断了老陈和谢燕的对话

是老方。神通广大的老方,从闯爸家的居委会摘到了监控视頻,摄

像头正对着老楼的大门。老方用电脑给谢燕和老陈播放了视额:三个男

人用轮椅推着阿爸出米,三人都戴着帽子、口單和基镜。墨镜并不是-

直戴者,南是在走出大门的瞬间城上的。楼道里实在太黑,电闸又被关

了。推轮椅的人走在最后,星镜也戴得最慢,一道阳光抢先在他脸上-

而过。老陈立刻喊停,西面被定格,隐约有一双又网义鼓的眼晴,有

九限熟,可他一时想不出在哪里见过

走进阳光里。轮椅上的河爸也被鼓上口單和帽子,

双王刃只沙及网个许啊短家人

云飞。陈国根本就不在案卷里!

-INTAR

把你陈周当作是诈编犯!

是地转。他试省开口。阿香头非不怎么听化次,加存饭料得5期:“你

你足说,我白識了十几年?根木……•根本就没人………想要找到我,。

然却不路可香,沉吃了片刻。说道:一这么谈吧,路聚银不的阳

我过你。SVIB 也没找过你。不过,的确有人想婴找到你。听以才服

丁 GRE

•是谁想要找到我?〞老陈大路者双眼,眼中却空空湾访,仿佛正

吞进无尽的盛无里。是谁想要找到他?十几年来,这个问题时时都在我

磨他,让他孩食难安。唯独此刻,他并不燃到恐坝,有一种让他说不福

的东西,正在腹中膨账。

~这就是向題所在!“谢燕紧盯住老陈的双眼说,“这个问随很地

蛋!我不知道是谁想要通过我们找到你,我不清道我在为谁工作,对子

调查师而言,是非常危险甚至是致命的!

老陈听到“致命”

一词,又见到谢燕焖炯的日光,不禁打了个寒战,

半天才弄明白她说的并不是自己,讷纳地重复了一句:“不知道在为谁

工作?”

谢燕用力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!纽约办公室已对这个 ‘客户’做了深

人调查,发现他们提供的许多信息是虛假的。比如,他们自称是 SVIE

的律师,但我们的调查发现,他们提供的律师所只注册成立了两周,腰

东和董事信息也是保密的,无法证明是 SVIB 的子公司。而且,我们给

当初代表这 ‘客户’前来接洽的人打了电话,请他们提供重名公司信息